藤门留学独家解密:招生官和他们眼中的中美教育

时间:18-10-08 09:56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招生官,这是一个看上去容易理解但深思却又觉得让人迷茫的词。

    中国现代教育体系里,是没有招生官这个岗位的。

    从小学到大学,我们的升学要么靠教育片区的划分,要么靠自己的考试分数。

    而在美国升学,除开教育片区的划分和学生的考试分数,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招生官。

    随着近几年招生官的概念在留学申请中反复被提起,人们对这个外来的概念也越发好奇。到底招生官是谁?谁可以做招生官?他们又是怎么看待大学申请和中美教育的?

    招生官是谁?

    顾名思义,招生官就是负责招生的人。而招生又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是宣传,确保有学生可招,其次是审理材料,从递交申请的学生里精挑细选。 
 


 

    藤门国际教育芝加哥大学前招生官Matt

    美国有超过3000所大学,不管是对名气在外的学校,还是对不太知名的学校,招生宣传都是不可忽略的一环。对于前者,这是一个维护或拓展和高中关系,以及向家长和学生介绍自己的机会。对于后者,这是决定他们是否能招到足够学生以保证学校能维持运营的关键一环。

    藤门留学芝加哥大学前招生官Matt介绍,在芝加哥大学(US News排名第三),每年秋季校园上都会有招生官们负责的分享会,同时学校会派招生官到所负责片区的超过100所高中进行宣讲。 招生宣传通常会持续整个夏天和秋天,招生官在这个过程向高中、学生和家长们介绍自己,同时解答他们关于大学申请的疑惑。除开校园宣讲外,芝加哥大学还会组织专门的高中升学顾问会议,向高中的升学顾问们介绍芝加哥大学。

    在经历了夏天和秋天的宣讲后,招生官们在来年一月,过完新年假期后,进入了审理材料的阶段。不同于国内的大学入学只要求学生高考达到一定的分数,美国大学入学要求学生提供一系列材料:语言考试成绩(托福或者雅思),美国大学入学考试成绩(ACT或者SAT),一个或数个在线申请表格,以及至少一篇文书。分数高低容易判断,但是一系列的文书怎么打分,就需要招生官的判断。所有这些材料汇总成一份学生申请。

    一月和二月是招生官审理材料的高峰,在这段时间内,招生官的一天从早上七点或者八点开始,他们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审理超过30份材料,同时还要兼顾其他工作,直到晚上七八点。来自芝加哥大学的前招生官Matt回忆说, “从十一月到二月,我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大概七点开始工作,每天阅读25-30份申请材料,同时还要处理其他事情,一直到七点我下班。”

    美国大学的申请材料审理大致分为三轮,第一轮和第二轮为招生官单独阅读(初审)。每份申请由两位不同的招生官进行阅读并标注意见。意见分为三种:录取,拒绝,等待名单。如果两位招生官同时对一份材料标注录取,那这份材料会被送到专门的学院招生委员会或者项目招生委员会。如果一份材料只有一位招生官标注录取,学校会指派其他资深招生官来决定是否需要送到委员会。而如果申请材料被标注为拒绝,则不会进入委员会的审理名单中。这样的委员会一般由7-8个人组成,包括招生部门负责人和学院或者项目负责人。从早上七八点共进早餐后, 委员会就开始讨论申请材料。午餐由学校负责,一直不停歇的讨论到晚上七八点下班。

    以宾夕法尼亚大学(宾大,US News排名第八)的Jerome Fisher Program in Management & Technology 为例。这是一个由宾大的工程学院和沃顿商学院联合的项目,学生要在四年的时间内完成工程和商科两个方向的学习并成功毕业。每年的一月,这个项目的招生官Jaime就会收到通过第一轮和第二轮审理的材料。“在一月底他们(初审招生官)会发来大概300份申请,让我们在一到两个星期内读完并做出初步决定。” 来自宾大的前招生官Jaime接受采访时笑着回忆,“这简直是疯了。”  在收到这些材料后,Jaime的忙季就开始了。她通常八点就到办公室,比平时早一小时,然后开始阅读各种材料。因为Jaime同时负责整个项目的运营,所以阅读间隙她还要抽空回复工作邮件。大概中午十二点,去买一个三明治,然后回办公室继续阅读材料。晚上根据当天工作完成情况,Jaime有时候还会选择加一会班,在六点左右结束工作回家。“忙季我是没有外出的娱乐活动的,我不得不一直拒绝朋友们的邀约,让她们到二月底再来约我吃饭。”
 


 

    藤门国际教育宾夕法尼亚大学前招生官Jaime

    作为项目的前负责人和前招生官,藤门留学前招生官Jaime认为自己的忙季并不如其他招生官那样忙碌,毕竟她阅读的是已经筛选过的材料。对初审招生官们来说,每天工作十几小时,阅读过百份申请材料是很常见的事。

    谁可以做招生官?

    翻阅大学专业表,似乎没有一个专业的就业方向指向招生官。事实上,招生官这份工作本身并没有专业限制。

    本科在格林内尔学院学习的Matt,毕业之后去希腊做了一年的老师,正是这一年的经历让他发现了自己对教学和育人的热情。回到芝加哥后,他顺理成章地加入了芝加哥大学成为了一名招生官。

    本科毕业于天普大学的Jaime,毕业之后的首份工作是电影公司助理,甚至还为凯文斯派西工作过。工作的闲暇,她会帮着大学时的教授处理一些学生的问题,由此也逐渐发现了自己对教育和学生的热情。回到费城后,她选择了宾大,作为自己教育事业的起点。同时,她修读了教育硕士,让自己能在教育的路上走得更远。

    在藤门留学前招生官Jaime眼里,在宾大做招生官,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除了被宾大的校园深深吸引外,她更被宾大的学子吸引。“在宾大,我接触到的是和我本科同学完全不一样的学生。这里的学生都非常聪明,尤其是我们项目的学生。我总是能从我学生的身上学到东西,尤其是从国际学生的身上。”

    Matt和Jaime的本科专业分别是哲学和电影。他们的前同事中,也只有部分是从教育专业毕业的,但所有人都有对教育和帮助学生的热情,这也是促使他们选择这份职业的根本原因。

    招生官眼中的中国申请者和常见误区

    每年顶尖大学都会收到过万份申请材料,美国学生占比最大,其次就是中国学生。在芝加哥大学和宾大工作的这些年里,Matt和Jaime都接触了不少中国学生的申请。当被问到对中国申请者的印象时,两位前招生官给出了相似的答案:勤奋,学习能力强。这让中国学生的成绩非常有竞争力。

    但美国大学申请,并不仅仅是和成绩有关。

    在Jaime眼中,中国申请者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活动的缺乏和同样化。美国大学申请需要学生们列举并描述十项自己高中期间参与过的活动。美国的高中往往会给学生们提供几十甚至上百个俱乐部让学生充分发现并挖掘自己的兴趣爱好。但在中国的普通高中,学生面对的只有书本和考试。这就决定了大部分中国申请者,并没有办法有足够的活动资源来让他们完成活动列表。因此中国的学生和家长们开始追求一些大名头的活动,比如China Thinks Big (CTB) 或者模联,以期这样的活动能用自身的名气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就导致了中国申请者们的材料中,申请商科的学生,类似CTB们的活动反复出现,而出于“别人家孩子有,我们家孩子也要有的心理”,CTB们的反复出现,让中国家长们越发追求类似的活动,做到人家有,我也有。这种追求,在招生官看来,会让中国的申请者们走入申请的误区。

    较少的活动资源让大部分中国学生的活动列表上会显示同一个活动,这也给招生官们的工作带来了挑战。Matt认为,正因为中国学生的环境和背景和美国学生完全不一样,因此招生官们需要花大量时间去了解中国的教育制度,高中和学生,这样能让他们能更好的判断在中国的教育环境里,谁的表现更好。

    而同时,由于普通高中的中国学生们很少有真正参与课外活动的机会,因此当申请季来临时,他们做的一切活动都是以申请为导向。如果一个活动能给申请加分,那就去做,如果一个活动不能加分,甚至会减分,那就摈弃它。这样的思路,是招生官眼中中国申请者的另一个误区。
  
    对于招生官来说,他们希望看到学生在做自己真正有热情(Passion这个词被反复提及)的活动,这个活动最好是坚持了一段时间然后有了某些成就,而不是在申请前一蹴而就。另一方面,招生官也希望看到学生做和自己未来申请有关的专业,尽管这不是必须的,但是提前参与和自己大学专业相关的活动,能让招生官们看到学生课外的兴趣和执行力所在。当满足了前两个前提后,招生官们会希望看到学生在自己参与的某项活动上,体现了领导力。

    关于招生官如何评判学生的活动列表,Jaime用宾大的项目举了例子。

    宾大的Jerome Fisher Program in Management & Technology对学生的时间管理能力和学习能力要求都极高。因为学生要在四年内完成两个专业的学习并且顺利毕业。同时,因为学生要在工程学院和沃顿商学院读书,所以学生最好能在活动中展现出工科背景和领导潜质。

    因此中国学生在充实自己的活动列表时,与其考虑这个活动是否和申请有直接联系,是否可以直接加分,不如思考这个活动是不是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自己是否能长期坚持下去以及会长远看获得什么。在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之后选择的活动,才是真正对申请有益的活动。

    招生官眼里中国申请者的第三个误区是文书素材的选择。“我理解因为中美教育制度的不一样,让中国学生在写申请文书时常常感到迷茫,不知道该写什么题材” Jaime说。因此很多中国学生在写文书时,要么选择罗列自己的成就,在文书里把自己夸上一通,要么选择平淡叙述自己过去十八年的经历。这些都不是招生官想看的。招生官想看的是学生怎么通过一个故事,反映自己的思考,成长和个性。

    谈到这个问题时,Matt用他印象最深的一篇文书举了个例子。这是一篇关于木梳子和爷爷的文书。在文书中,这个女孩子通过描述爷爷给她的木梳子,谈到爷爷和自己的感情和教导。她在文中回忆爷爷是怎么教导自己要保持求知欲,不断的问问题,不要因为自己的样子而自卑,同时要懂得尊重他人。这样的一篇文书,虽然事情很小,但是饱含了学生的感情,思考和成长。在Matt读过的近千篇文书中,让他印象深刻。

    招生官眼中的中美教育差异

    Matt和Jaime现在都已卸任招生官一职,他们现在的工作依然是和学生打交道,并且更多的是和中国学生打交道。这让他们能够更近距离的了解中国的学生和教育制度。谈到他们眼中中美教育的差异,他们认为是教学方式和学生学习方式的不一样。

    长久以来,中国高中以辛苦著称。尤其是高三一年,为了备战高考,学生们秉烛夜读,做过的试卷加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同时,中国高中教育又以缺乏对学生创造力的培养而到非议。学生们太沉迷于做各种试卷,而忽略了试卷外的兴趣探索。而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国的高中教育则是教育的典范。学生们下午三四点就可以下课回家,家庭作业在学校就可以完成。学习轻松,因此学生们有充分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其实是个误解,Jaime说。其实在美国高中,尤其是顶尖高中,生活一样辛苦。美国高中非常强调学生全方位优秀。在校成绩要好,要参加学校数百个俱乐部中的好几个,并最终在俱乐部中做到领导者,同时还要保证每周锻炼。

    中美高中的学生面临的升学压力都非常大,但是辛苦和压力的来源并不相同。究其根本,就在于中国高中更在意数字,更强调分数,而美国的教育更着重内容并且希望面面俱到。在这样两个不同制度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在进入美国大学后也会有不同的表现。

    在大学教育层面,中国的大学教育因为太过职业导向,缺乏博雅教育而遭人诟病。美国大学则以通识教育,博雅教育而成为家长心中教育的理想国,因此吸引了越来越多对中国大学教育不满意的学生。教育导向的不同也成为了中美高等教育的最大差别。但不可忽视的是,我们文中的两位招生官毕业后从事的都不是本专业的工作,尽管他们怀揣对教育的热情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但是回顾大学生涯时,他们还是希望美国大学能有更多的职业方向的指导。也许未来中美高等教育发展的趋势是互相学习,兼容并蓄。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华为Mate 20系列新机正式发布:麒麟980加持
    2.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去世 终年65岁
    3. 老年人网购消费额增速超全网
    4. 文徵明趣事
    5. 四季沐歌携手国际小姐全纪录,细品悦享美好生活点滴
    6. 信阳市罗山县龙山街道:广场舞展演 舞出乡村新风貌
    7. 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外交部:中国经
    8. FDJ车队头号冲刺手渴望"环广西"打破车队赛季记录
    9. 支付宝微信同时宣布:将告别二维码时代,全新支付方
    10. 川盐济楚开新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