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时间:20-12-08 08:03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原标题:剧院依旧是充满问号和产生机会的地方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Claudia Bauer

克劳迪娅·鲍尔

德国戏剧导演

克劳迪娅·鲍尔,德国当代戏剧导演。1966年出生于兰茨胡特,曾在柏林的恩斯特·布施戏剧艺术学院学习表演和导演。自1990年代以来,鲍尔就因她独特的创作和作品而闻名。1999年至2004年间,她曾担任耶拿剧院( Theatrehaus Jena)的艺术总监,之后也曾就职于哈雷新剧院( New Theatre Halle)。她曾在慕尼黑卡默斯比尔剧院、格拉茨剧院、斯图加特剧院、柏林大众剧院、巴塞尔剧院、马格德堡剧院和多特蒙德剧院上演她的作品。克劳迪娅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莱比锡剧院的内部导演(艺术总监:恩里科·吕贝 Enrico Lübbe), 她的作品曾多次入选柏林戏剧节十部“最值得关注作品”之列。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Tartuffe oder das Schweinder Weisen

| ©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鲍尔的作品带着某种紧张的“娱乐”性,她所呈现的舞台表演中不乏古怪的生物与极端的荒谬。她的 《89/90》,改编自Peter Richter同名自传体小说。原小说以一个16岁的青年视角,描绘了两德统一期间的社会动荡和巨变。这部作品2016年首演于莱比锡剧院,2017年入选柏林戏剧节“十部最值得关注剧目”之一。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89/90| ©Rolf Arnold

“在这一年间,德国相当一部分地区处于真正的无政府状态。伴随着它的所有荣耀以及恐怖。”Peter Richter如是说。而鲍尔将小说中的个人记忆彻底扭转,用一种对立的视角创作了这部讲述两德统一的鸿篇巨制。她在作品中传达了故事的社会化、爆发以及重复。大量重复出现在荒谬的舞蹈形式中的文字片段,将悲剧和喜剧几乎痛苦又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舞台上,个人的声音不断变小,在记忆的广播站中趋于衰弱,混入集体的声音,并彻底消失其中。

Tartuffe oder das Schweinder Weisen

戴着各类头套和面具的人是鲍尔的舞台作品常见的标识,一如她2019年入选柏林戏剧节“十部最值得关注剧目”之一的作品 《答丢夫与聪慧的猪》。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Tartuffe oder das Schweinder Weisen | © Priska Ketterer

《答丢夫与聪慧的猪》的剧作根基源自莫里哀的《伪君子》。来自科隆的音乐家、作家PeterLicht以莫里哀的喜剧作品为中心,用其滑稽而激进的台词瞄准当下,他将原作中两个主要人物转变成了穿着猪戏服的性爱大师和他的头号粉丝,将虚伪从社会现实中驱逐出来。

导演鲍尔则将 PeterLicht 对语言伦理学的批评,转换为灵巧的幽默,体现在仿巴洛克时代的服装、浮夸的假发、肤浅的炫耀之间。演员们则用他们的集体创造力竭尽所能证明着一个内核:所有时代都有其虚伪之处,也有只属于那个时代的骗子。

DER MENSCHEN FEIND

舞台上永远不缺少伟大的经典,莫里哀的作品总具有令人惊讶的、强烈的现实关联性。鲍尔排演的、由PeterLicht改编的另一部莫里哀作品 《厌世者》。原作中,幻想破灭的阿尔切斯特,与其说是一个愤世嫉俗者,不如说是一个狂热的真理信徒。

PeterLicht 对莫里哀的剧作进行了重新解读,将戏剧的语法重新解构,以一种新的视角对其进行改编。作品中叙述了个人与周围社会的艰难关系,体现着一种对于社会有趣而痛苦的反思,而其中的主题也仍然困扰现实中的我们。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DER MENSCHEN FEIND | © Simon Hallström

鲍尔爱当代戏剧以及经典的改编作品,她似乎总能在舞台上毫不留情又诙谐讽刺地展示了社会中某些丑陋面孔,上演一出出邪恶的“闹剧”。令人目眩的舞台视效也使她后期的作品越来越受关注。在她的作品中,无一不在对自我和内心进行审视和讨论。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Süßer Vogel Jugend| ©Rolf Arnold

她从女性角度出发,排演田纳西·威廉姆斯的经典作品 《青春小鸟》。这部作品也入选2020柏林戏剧节最值得关注的作品之一。( 点击查看Theatertreffen 2020十部“最值得关注”作品 )田纳西·威廉姆斯在《青春小鸟》中描绘了一个彻底的自恋,充满暴力和蔑视的社会,它用讽刺的方式打破了美国梦。这部戏的魅力在于,没有一个主人公对自己或他人表示怀疑,而存在这种无条件诚实的原因是,除了暴力或无情的勒索,所有人都早已放弃了想要改变他人的任何希望。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戏剧中的“问号”与“叹号”

Süßer Vogel Jugend| ©Rolf Arnold

虽然前不久,原定于今年五月举行的柏林戏剧节因时疫取消了作品展演,但正如鲍尔所说,剧院依旧是充满问号和产生机会的地方。 近年来德国女性艺术家的实力是在不容小觑,像克劳迪娅·鲍尔这样的女性戏剧力量,正在逐渐壮大。她们的创作也为德语区戏剧艺术创造着更好的生态。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支付创新不得排斥现金
    2. 明确十个“不得”破除不良导向
    3. 谁能接种?到哪儿打疫苗?有不良反应咋办?……权威
    4. 空气卫士or健康杀手?不,我只是一盆绿植
    5. 做空,不是洪水猛兽
    6. 大家手笔:让作风实一点再实一点
    7. 多一点努力多一份底气
    8. 安徽点为科技公司,安徽点为生物科技公司黑暗
    9. 宜昌的点点滴滴都让我泪眼涔涔
    10. 中药资源危机四伏 立法保护势在必行